巨噬细胞极化和再生修复的关系
时间:2022/10/25 浏览:1121

生物材料可应用于受损组织与器官的修复和再生。但生物材料植入引起过度的炎症反应,有可能导致材料过早被吸收、被排斥以及纤维化等。巨噬细胞在材料植入体内引发的炎症反应和调控组织再生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充分了解巨噬细胞特征有益于深入研究其在炎症反应和组织再生中的作用。


炎症位点的巨噬细胞可被多种细胞因子刺激,分化成具有不同表型和功能的亚群。经Thl细胞因子(如IFN.1)激活的巨噬细胞被称为经典激活的巨噬细胞,也被称为I型巨噬细胞(MI),具有促进炎症反应的作用。经Th2细胞因子激活的巨噬细胞被称为替代激活的巨噬细胞,亦称Ⅱ型巨噬细胞(M2),具有抗炎的作用。促炎性M1和促再生M2巨噬细胞在体内和体外的表型可在一定程度上逆转。巨噬细胞可以在组织重塑过程中发挥有益和有害的作用,在许多情况下,有效和及时的表型转换对于适当的和功能重塑是必要的,而不是产生有害疤痕组织而导致功能丧失。


巨噬细胞减少、恢复的组织无巨噬细胞、巨噬细胞表型的功能障碍或失衡导致损伤愈合,这被认为是炎症性疾病的根本原因。不适当的巨噬细胞极化、巨噬细胞极化的抑制或无法解决向M1或M2极端的慢性极化会导致一系列的病理反应。如在纤维化过程中,巨噬细胞通过产生直接激活成纤维细胞的细胞因子(TGF-b, PDGF,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GF)-1),产生驱动ECM重塑的MMPs和TIMPs,以及驱动炎症和重塑的“前馈”状态(IL1b)的M1因子来调节纤维化过程。巨噬细胞也可以通过分泌基质降解MMP和其他已被证明抑制纤维化的M2因子(IL-10, RELMa, Arg-1)调节或逆转纤维化。如果不恰当的巨噬细胞极化就可能导致有害的持续炎症和瘢痕组织形成。

 

参考文献

B. Corradetti (ed.), The Immune Response to Implanted Materials and Devices. Chapter 3.

rown BN, Ratner BD, Goodman SB, Amar S, Badylak SF. Macrophage polarization: an opportunity for improved outcomes in biomaterials and regenerative medicine. Biomaterials. 2012 May;33(15):3792-802.

Witherel CE, Abebayehu D, Barker TH, Spiller KL. Macrophage and Fibroblast Interactions in Biomaterial-Mediated Fibrosis. Adv Healthc Mater. 2019 Feb;8(4):e1801451.